猎户星免费在线写诗软件,猎户星诗歌自动制作机,全面进入全民写诗的时代! 60秒, 让你写出自己的诗歌!
猎户星写诗机 手机写诗采访机 | 前世分析前世照相馆人品分析 | 会员中心作者联系
首页 > 猎户星最新报道 > 燕赵都市报报道: 写诗软件想抓住谁的尾巴

燕赵都市报报道: 写诗软件想抓住谁的尾巴

提交: 猎户 日期: 2006-09-30 点击次数: 3765

  2006.10.01,燕赵都市报刊登了笑笑专栏的文章:写诗软件想抓住谁的尾巴, 文中说道:“一堆真真假假的诗人因此大骂写诗软件“伤害艺术”,我觉得还是很滑稽。是模仿还是别的什么伤害了诗?艺术会怕被软件工程师抄了老窝?被恶搞的文字可以叫做“试验性”的诗,被恶搞的诗为什么不能看作是网友的一次行为艺术?“全文如下:

[笑笑专栏之网事如烟] 写诗软件想抓住谁的尾巴

来源: 燕赵都市报 (2006-10-01 01:39:49)

诗人被恶搞了,还是国家级的!这让一些人愤怒,也让一些人狂欢。

我因为怕被笑话“低俗”,一开始还使劲绷着,后来实在忍不住了,大乐。能不乐吗?技术大拿竟然为网友奉献了一种新游戏?写诗软件,只要把自己灵光一现想到的字、词和短语,填进对话框,你就能得到一首“原创诗”。

做古诗的也有,最火的当然是现代诗。我挑了一个名气比较大的猎户星诗歌自动制作机(http://www.dopoem.com),想尝试一把。

过程很简单:选择想要的诗歌主题,比如“回首”“感恩的心”“远和近”等等;然后根据提示填空,比如要求你填入一个“情绪名词”、“方位词”、“人体器官”什么的;然后回车,一首诗就好了。

我试了几次就觉得无聊。模板,也就是主题,是固定的,相当于“诗”的主要结构也已经固定,只有表达意象的、产生关联的词不同,所以大家做出来的“诗”,偶尔几句觉得有点意思,看多了便知道不过是我们常用的复制和粘贴,一点也不稀奇。据说,需要注册的专业版模板选项更多,所以“创作”的感觉也更浓。不过,我很怀疑那所谓的创作感,是因为在眼花缭乱和搜肠刮肚的“选择逼迫”下,产生了短暂的晕眩和饱胀感。

但是,一堆真真假假的诗人因此大骂写诗软件“伤害艺术”,我觉得还是很滑稽。是模仿还是别的什么伤害了诗?艺术会怕被软件工程师抄了老窝?被恶搞的文字可以叫做“试验性”的诗,被恶搞的诗为什么不能看作是网友的一次行为艺术

写诗软件的创意起点其实很简单,也很直白:现代诗是一些有画面、意象、情境或者情绪描绘力的字或词的组合;审美这种组合不一定依靠逻辑,关键在于作者的选择是否与读者产生共鸣;而制造庞大的选项及其组合,对电脑来说从来不是问题。因此,起码对我来说,写诗软件“写”出的可能是成千上万字节的垃圾,也可能有值得回味的精品———这和其他诗人所给予我的没有什么不同。甚至,我怀疑,除非我们永不停止地,赋予自己的选择更深邃更宽广的精神内容,否则以电脑和网络的强大模拟力,也许很快能比许多诗人做得好。

根据猎户星的统计,自9月25日00:59写诗机开始工作,到9月30日11:20,它已经制作了32935首诗歌,平均每小时231.4首。当然,它“写”得最好的一首诗,也只赢得了23多朵献花,还挨了3颗臭鸡蛋。看来,机器诗人和真诗人一样,都有知音难寻的忧伤。

忧伤的诗人因为软件“搞”诗而忧伤着;而工程师则乐此不疲地梦想让电脑学会下棋,让电脑学会画画,让电脑学会写诗。不过,如果说到写诗软件这项技术型“恶搞”,倒没有那么理想主义色彩,而更像是信徒们抓到了一位祭司在缪斯神殿上偷油撒尿的蛛丝马迹。最近,引发网友“做诗”热潮的那位诗人一边喊委屈,一边又蹊跷地爆出一首旧作《谁动了我的花内裤》:“晚上想洗澡\发现\花内裤\找不到了\难道真的会\有人\收藏\我的\没来得及\洗\的\花内裤”。我宁愿相信这是网友或者软件整出来的段子,否则如此文字流出来还想让人敬奉为诗,就真有点搞笑了,毕竟———

花内裤就是花内裤
洗没洗
扔到大庭广众之下
都难免被人踢一边
然后唠叨一句
———注意素质
(这不是诗,这是搞笑)


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| 给作者写信 |
没有任何评论.

发表评论功能暂时关闭